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周周 | 19th May 2007, 17:45 | 大城小鏡 | (182 Reads)

今早天矇光行近巴士站時,已遠遠敝見一個著白色上衫的人形物體蜷伏在站頭地上,原以為有人跌倒或因病暈倒,正急步準備上前協助有需要人仕,越走越近就使我容易看得清楚現場狀況。一是該名躺地人仕是橫躺在站前端近站長室的窗口前1.5米處地上,只要該位站長先生眼尾一瞄便看清楚全部,但這位站長仍是無動於衷,繼續處理事務;第二點就在倒地人仕身旁安放一件與現場環境格格不入的黑色椅子,因為香港地一向都不會有任何東西方便候車乘客的;第三更甚的是兩旁站上均泊滿未開出的巴士,司機們的視線顯然是看到倒下的人身,他們也視而不見。整個現場環境情況,即時令我腦海中閃出一點啟示,此倒臥街頭人仕並非暈倒跌倒,似乎是一名酗酒的醉漢乘客橫臥路邊。可能單獨上了車,無朋友扶助,到了終站被夜班司機趕下車後已不能自己,毫無意識,不懂反應,其後得到好心站長賜了一張椅子,想他坐著直至酒氣消除然後上路,可惜宿醉難醒,坐著又難以倚靠,最舒服的就是趴在地上,蓆地而睡。不是柔滑的草坡,也不是家中的高床暖枕,而是一塊污糟邋躂的巴士站地上,就因為清晨的時間,寂靜的街道,在無人騷擾阻撓的情況底下,安穩入睡,亨受他另類的極樂人生。

醉也何曾醉,醉要有時,避免酒無人勸醉也無人管,醉臥街頭復被人恥笑。所以我學會我不放心我不會醉,我不敢在人前醉,我怕喝醉了要人照顧,更怕沒人照顧。我想醉我會事先安排酒後乘的士回家,預備足夠車資,在車上睡一睡,我放心的醉。

如何能夠千杯不醉,千杯不醉是有條件的,例如長期飲酒練就的酒量,或是精神狀態佳,吃飽時。喝酒前先吃食物讓胃壁先吸收,以免直接吸收酒精易醉。只是不容易醉,不會喝不醉,若慘酒或者喝到不常喝的酒,還是很容易醉的。沒有千杯不醉,只是酒量好多喝一些,因為別人看不到你醉,所以你就可大吹大擂。

emoticon


周周 | 11th May 2007, 22:57 | 心情小站 | (348 Reads)

人人話香港人情薄如紙,但我今日總算遇到好幾個好心人,短短兩小時,失物失而復得,著實令我開心不已。

今天好端端的做了一條又肥又凸肚腩的失魂魚,話說在南非旅遊日子,當地所見的大部份黑人,個個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呆在街角,目露凶光;多以當地華人及遊客為甕中劫掠目標,吼準獵物,便有大餐溫飽。雖然跟團遊覽,依然路路制肘,人多不行,市集不行,黑人聚居地不行,天黑不行 (除了迷城皇宮內高消費之地又有專車接送私人管理外),行不得遠路,無緣燈紅酒綠煙花地,稍稍遠離遊覽車少許,已被領隊勸回。

回到香港,感受到自由、安逸、穩重、清新空氣,到處可以閒狂、亂狂,無拘無束。第一時間衝進人多擠迫的街外消費,食碗雲吞麵,攬著大疊旅行時淨回來的鈔票跑到銀行開個外幣戶口。折折騰騰做了大半天,返抵家門時才醒覺鎖匙包不見了,掉到那裡也不自知。從沿途記憶所及,最大可能遺留在回程的巴士座位上,馬上聯絡起屹及終點兩地站長以便查察是否有人檢拾,終於在兩小時後有乘客將鎖匙包交到車長送回終點站再由站長致電給我拿回。雖然內有幾枚十元八塊硬幣和調校眼鏡的小批不見了,但總算撿回門匙、信箱匙、工作檯匙、私人物件箱匙,還有一個細小觀音像、一粒胃藥及一粒衫鈕。

我慶幸真正遇到好幾個好心人,第一個是好賊仔,只餘下幾個碎錢取走後還掉回巴士上;第二個是拾遺不昧的好乘客將它送交車長;另一個是負責任的好車長妥善送回終點站;最後一個是盡責的好站長不厭其煩兩次致電給我叫我去取回。其實中間可能還有起點站的好站長知道此物是終站下車的乘客遺下,便馬上吩咐即將開出的另一車長順道帶回終站站長呢。無論如何,當中的每一個好心人、好賊仔,我衷心的謝謝你。


周周 | 2nd May 2007, 21:06 | 大城小鏡 | (204 Reads)

今日又聽聞一間某某漁港食肆貼出內部裝修,暫停營業告示,其實即是又多一間食店結業,令到近佰名員工頓時失業,要往勞工處尋求協助追討遣散費。

香港政府大肆吹擂什麼經濟復蘇、好轉等等,使到很多打工仔有一種憧景,以為日後收入轉趨穩定,有工做,有飯食,渴望加人工,查實低下層大多數人還未開始受惠,已受到百物騰貴影晌,未見其利先見其害,大小舖商廈業主已乘勢加租,糧油副食品及其他消費物品通通漲價,起跳幅度遠超過以往逐年遞增,令人咋舌,貧富懸殊日益嚴重,容易引發各種社會不穩定的現象。

香港還未定下最低工資,所以經齊續好公僕仍要凍薪,全港打工仔又面臨新一輪調低薪酬,還恐怕隨時飯碗不保,老闆說成本上漲,不加人工或凍薪你已有著數,一句免裁員而要求員工轉制自動減薪誰都不願仍要接受。只有高官部長制出任高職人員才有機會調上調落,從中擢取一大筆的服務金,獎賞及退休金等就最為得益。

經齊是好是壞稍微次級夜市可窺全豹,一兩賓客不夠10人,部長3人、侍應4人、傳菜4人、接待2人、收銀又2人,還未計廚工等最少廿多人,燈油火蠟人工供強積金等等,大業主又準備提出加租,晚晚如是,水靜鵝飛,我們做客人的看見無不感到心寒,不知何日可能又會多一間關門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