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周周 | 26th Jun 2007, 20:44 | 大城小鏡 | (189 Reads)

天氣反常,嚴重性莫過於今年所發生的全球氣候異常。英國西北部洪澇;中國南方地區大雨洪災,雷電冰雹,更有三十七人死於電殛;美國及加拿大龍捲風肆瘧;加州山火;歐洲南部和東部受到熱浪侵襲,氣溫高達攝氏四十二度;江蘇太湖,雲南昆明滇池均爆發藍藻,影晌地區性供水,影晌環境生態。氣溫高也令到香港海水受到紅潮影晌,像昨年所有風暴指向鄰近地呼嘯遠去,全部在香港外圍掠過,更有專家預計香港沒有打風的日子云。

今天上午在中上環一帶就令我真正感受到日曬雨淋的苦況,早上十時許,正值陽光猛烈,熾熱的紫外線炙在人身體上,馬路上面猶如反光鏡一般令人目眩,但天空卻同時灑下廿多分鐘的大驟雨,雨勢有時頗大,打著傘子絕對是一物二用,同時間遮陰又擋雨。很多人和我一樣外勤工作的根本沒帶備及時雨具,唯有望著這個又雨又晴奇景仰天苦笑。

 emoticon

 


周周 | 24th Jun 2007, 19:52 | 生活小節 | (156 Reads)

一九六七年暴動,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二零零三年沙士,香港三大事我都經歷過,相距時間算起來也差不多接近半百年頭。

Picture Picture Picture 

想當年六七暴動期間,我正在讀小學下午班,幸好住處旁就是所讀學校,已不記得什麼月份,大約是熱天的時候,不時會突如其來電台公佈當晚入夜時會實施全港宵禁,防暴警察封鎖街道,不准市民遊蕩。那時所有學校便會即時提早放學,家長們馬上到校門外接走兒女。因家住的是某宿舍高樓大廈六樓,我們四周的樓宇也不過四層高,高樓儼如一座瞭望塔,所以很多時在宵禁期間我就與隔籬鄰舍的哥哥姐姐大小朋友圍在這大廈的公共走廊窗前看著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對宵禁期間的行人進行搜身,每次看得入神時總會被父親又打又罵強拉回家中,不准偷看,以免被流彈所傷云。當時年幼無知,原來當時有家人加入了左派工會,很多時想知的事都被蒙騙、禁制,不能問不能說。又記得在那幾年間所收集得來的毛像圖案徽章、語錄、雜誌便有數百款之多,可惜搬了幾次家之後就沒有一樣能留下來。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星期日凌晨從亞洲電視上看到驚心動魄場面,那晚很多電台記者跑到天安門廣場上實地報導血腥屠城事件。記得之後每日都有各階層的人及團體到新華社對開遊行示威,每日傳來不同版本不同消息,樓價大跌,謠言四起,直至各省各地表態支持中央才慢慢告一段落。

二零零三年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性」也譯做「非典型肺炎」俗稱「沙士」的疫症,使到全港人心徨徨,全球對疫情地區起了戒心;星期日很少人到街上流連,彷如死城,要出街的要工作的便要經常戴著口罩。初期電台的節目主持人日日呼籲市民要注重個人衛生,洗手洗手洗手,不時傳來某地區有人受到感染,受到隔離,人人知道後都不知所措。那時有個同事的朋友是「法」科師父,學道中人,他叫我們最重要是心境平靜,冷靜對待,當不是一回事便可輕易帶過去。那次疫症過了百日之後便告銷聲匿跡,可惜事件死了對抗沙士的醫護人員、前線人員、感染的市民合共有三百多條人命就最為悲戚,還有數佰個沙士康復者其後陸續出現的沙士後遺症等。

回歸十年,想起在港在人生路上發生過經歷過的三大事件,中間所受變化、轉向、遷徙、人心險詐、一己私利,所擁有的,失去的,未曾經歷過,感受過是難以同人分享的。

 


周周 | 19th Jun 2007, 13:48 | 心情小站 | (207 Reads)

絢麗陽光,清風悠揚,林葉搖曳,心平氣靜,望出窗外大片綠蔭,腦海裡滌然想起年少過往時代的瑣碎回憶,記憶中依然釋放出那年那時的影像片斷。

一班同學仔從小學時就一起讀到中一時間,每一個名字還記在心裡,用功的同學與我輩頑劣的各走極端,背道而馳,他們還能繼續學業升上各級,會考、預科直至大學畢業,投身各界。或早已結婚生子組織美滿家庭;或已九七移民到世界各地落地生根,另謀發展;或已兒孫滿堂,等待退休安享晚年;又或際遇改變,健康存疑,此緣不再。總之每一個聰明同學在各界各威水史上還未曾見過他們的名字,不似得人人常說那個司長那個名人同是這一屆這一期這一個的學兄學友。

而我等輩不好讀書、聯群結黨、出貓、請槍、不交功課,考試零蛋、提早交卷趕去看毛片,玩物喪志不長進的一群同窗之友,當年就是同一年紀,同一個環境變化中長大,同坐一條船,廣交結盟,誓言永不分離。不過成績差劣的終歸遭學校撇除,大家不能同校,不能再走在一起,從此便各散東西。記得有一次我曾以要大考為理由絕情地婉拒那班同學友伴再邀我一同出席多年沒見面的燒烤旅行之約,從此大家就不相往還,不見得散,銷聲暱跡,數拾年來沒緣沒見。

之後最常見的就只有轉讀另一學校直至畢業後,曾有幾年還不時在街上遇過的同學們,也有組織聚會,可是各人又要為口奔馳,各有各打算,各有各謀出路,各有各自己的圈子,此後多年來都沒再遇上。小時候老舊的應該早已從記憶中抹去,從成長中消失,忘了本來的面貌,忘了曾經嬉哈玩樂的情景,更忘了那年那日曾經在這個班房一塊兒讀書一起學習的景況。 可是每每閒逸舜間思念當中,泛起了孤單感覺,昔日片斷,學校情緣的記掛又再度在我腦海中湧現。

 

 


周周 | 16th Jun 2007, 20:03 | 生活小節 | (153 Reads)

是自己心愛的東西,無與倫比,跟在身,懷在心,一直掂念著,一路伴我獨行,伴我啟航。

失去摯愛的一份記掛情懷,失落時留著作為心靈寄托的一件物件,醉生夢死、茶飯不思、樂不思蜀、難捨難離的最愛,久而久之慢慢就會形成了人一生中的癡愛。

看見姪兒由細到大攬在身還的一個小枕頭,從加拿大回港,搬了幾次屋,到了現在少年時再次返回加拿大居住繼續學業,身邊依然攬著這個,布質已變黃,仍不放棄他襁保時的玩具,那是爸媽外出工作時悶悶過日子的心靈撫慰。

又見一屋貓狗的狗癡貓癡,他們顯然頗受落這樣的稱呼,悉心愛護動物,熱天剪毛沖身,寒天替牠們加衣做衫,對動物那份錯愛,他們心中的兒女和親人只屬次要。

戀愛、戀人、戀物、戀棧、戀腳,戀東戀西,都是一種癡癡去愛的態度。看他們原本的心態,有正亦有邪,有對亦有錯,說他們盲目,說他們不該,只是我們旁敲側聽,從旁人眼中看他們的行為舉止總是很簡單,但事實不然,要擁有才懂得怎去接受,要試過,親身感受過才能明白他們箇中滋味。


周周 | 13th Jun 2007, 19:42 | 大城小鏡 | (207 Reads)

看到網上有個時事評論,中國人最大特色就是爭先恐後。真的,看似普通些微小事以至做任何事無不爭先恐後,為何會這樣,為何學不到現代人、西方人應有禮貌。春秋時代周公制禮作樂,一部「禮記」便規範了中國人的行為舉止,但是現在什麼是禮儀之邦,文明之都,公眾場合,行為舉止,適當服裝,得體禮儀,溫文爾雅的風度等等,都被現時的陋習所覆蓋,大大損害了今日中國的形像,道德淪亡,教壞子孫,敗壞中國人千年文化。

單是推拉掩門提一臂之力的動作都做不到,永遠做好心行最前頭那個人就像開門送客一樣,讓路給所有人走了他才可放開手跟著人後而去,從不會有第二個或第三個人會懂得自覺地去接應幫他一把。

當你想步出升降機或準備離開車廂未及舉步之際,外面便有一大群男女老少狂態畢露爭先恐後地衝進來找有利位置,這種盲從恐佈場面,並不是華人聚居地會有,而是只有香港和中國大陸及香港人大陸人到過的地方才見得最多。

些微見著,最簡單不過是排隊候車,有禮貌的隊伍自然會騰出一厥口讓其他行人通過,但在香港和中國大陸所見,他們都不是一個跟一個的單行排列,而是認識正在排隊朋友的便會中途加入插隊,形成一大班人堆在一起候車,沒有罅隙,也不懂繞圈讓路,只是死死實實跟著前面那個人背後打橫攔著行人道直至人龍太長擠出到馬路,又造成另一幕人車爭路的情景。 

我曾在台北住了數天,看到台灣人的街道整潔,秩序井然,談吐溫文,禮貌周周,人的素質很高。他們大多數也是華人,從小到老,受到嚴緊教育制度,全然學懂西方文化禮儀,總算有一個像樣的現代人應有的文明社會。不過,時代巨輪不斷在變,將來如有更多開放,經濟、旅遊等等,將蠻族份子引過來的話,我想必有一日像香港一樣不被取代才怪呢。

我們不是硬繃繃地要把西方文化照搬過來,學到足,而是本來中國文化就是最講究禮儀同注重和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如果每個人都能做到將心比心,推己及人,感同身受,社會便會一片祥和。

emoticon


周周 | 8th Jun 2007, 17:45 | 生活小節 | (151 Reads)

Picture

回家路上乘搭一輛由沙田火車站開出的無冷氣巴士往馬鞍山,曾經下過大雨,全車靠窗的座椅全都被雨水沾濕了。很艱難才找到一處只有小水點的較後位置。心想雖然在繁忙時間,因這部車沒有空調,大熱天時,座位又是濕轆轆,很難會有乘客選乘這部巴士。一如所料,樓上只有十多人,蔬蔬落落,幸而雨沒有再下,窗可以趟開,行車時陣陣清風濕氣吹進車廂中,雨後的空氣格外清新,感覺暑熱消去,可是又到濕氣凝聚,但總好過連日來的酷熱天氣。

巴士剛過了沙田醫院站,窗外送進來一股草青氣味,這股濃烈香草味令人有心曠神怡,自由舒暢,精神為之一振。滌然從心底湧出一份奇妙的思憶,好像回到昔日的郊遊樂,孩時結伴同在青草地上跑跑跳跳,開開心心,到處嗅到的就是這種濃濃的香草味。

城市人毌講大熱天時乘車乘船專挑有冷氣的,喝一杯架啡食一頓飯又要揀有冷氣開放的場所,甚至開著冷氣吃火鍋,日常呼吸的空氣全是從機器空調送出來的乾風冷氣。所以大多數人就趁假日跑到郊外旅行、行山、野餐,遠離紛亂喧嘩,忘卻繁囂俗世,走入深山叢林恬靜處,為的是呼吸山間吹拂的花香草味。

emoticon


周周 | 6th Jun 2007, 20:56 | 大城小鏡 | (189 Reads)

早前我曾在這版談及在黃大仙地鐵站有一群長者經常圍攏著一排入閘機進口處,專門伸手要求乘客幫他們多取一份甚至拿取多份免費報紙,要過之後又不肯離開,並繼續再次要求隨後進入的乘客幫他們擢取。有些人以為給他們多一份,好讓他們帶走與朋輩們分享,如是者每位老人家真正離去時大都是滿載而歸。

以往只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伯,拿走十多份時也見他點算過數量,估計他是湊夠數帶回去給朋輩們分享的。其後為什麼造成越聚越多長者群集,原來這批老人家貪得無厭,他們不是分發同伴閱讀,而是只要伸手問人要就可以予取予攜,免費的,無本生利,收集一定數量,便能賣掉換取零錢。有乘客好心做壞事取出一大疊悉數遞出站外分發他們,就會出現你爭我奪喧嘩嘈鬧,誓要拿得多過別人。偶有站務員經過,他們就扮作若無其事紛紛企貼牆邊,警報解除又再新一輪掠奪情景。

近日卻見入閘處水靜鵝飛,沒有人性扭曲的場景,原來有一位免費報的工作人員似是看管那櫃裡的報紙,據她說她們都不想見這些人如此瘋狂地去擢取,賤賣資源,以致供不應求。免費報是專給乘客享用的,在繁忙時間櫃架上便空空如也,未能讓乘客多一份閱報的選擇。其實這位工作人員只是放置免費報,並不是看守者,擺放完本可以改到其他地區工作,但連日來只見她就是這樣悶悶的站在那裡監視著。雖然櫃架多次移放已遠離入閘區,乘客都要繞道拿取再走回頭下電動樓梯,可是她們怎也想不出還能有什麼措施可以遏止這些人竊取。

emoticon

 


周周 | 2nd Jun 2007, 16:57 | 心情小站 | (188 Reads)

因工作之便,每位同事每年都會自由選取兩三段兩個星期任何日子的長假期,所以我們多數會跟隨大隊去一兩趟長線旅行,遊山玩水,鬆弛疲累苦悶的工作。以往會選擇一些愛好攝影的同事組成一支攝影小隊作自由行,撇開跟大路旅行團參觀的景點,減省吃喝玩樂,不住三五星級的大酒店;而是自駕吉普駛入深山川鄉,了解各地風土人情,夜睡民宿及簡陋的棧蓆,目的就是走去恬靜無華民風純樸的鄉村郊野獵取精選的沙龍作品,或記錄個人自我鏡頭下的喜好。

PicturePicturePicture

可是最近十年,不但浪費了大好攝獵的目標,連帶這支小隊伍也散失得七七八八,無非就是我們的工作性質已與住年不同,每人每年儲起百多日大假,但所有部門皆人手不足,無法結合三五成群攝影愛好者再上征途。像兩日前我們的攝影隊提議到中國大陸北疆之行,我就因假期要預早三個月前抽簽而對此行作罷。雖然北疆早幾年前已與一班旅行發燒友到過一遊,可是這班朋友目的只是見識,欣賞名勝古蹟,豪華享受,食盡珍饈百味,沿途風景瑰麗夕陽美景紅霞蓋天都必需坐上車趕路進城,沒有給我周圍獵艷,更不能像攝影人的追光逐日務求拍下最美時刻。

PicturePicturePicture

部門每年都舉辦攝影作品展及比賽,這幾年來我只有眼巴巴看著他們搜羅得來的精美佳作。

 

emot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