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周周 | 28th Jul 2007, 16:42 | 心情小站 | (173 Reads)

Picture天時暑熱真不想動,我們下午三時正放工,正是太陽高照,烈焰當前。以往這麼早收工,最開心是行商場,飲下午茶,在「深旺」一帶電腦電子零售店舖裡頭走馬看花,環視尖端科技新產品,在鴨寮街攤販裡搜集奇異東西,或到觀賞魚街看看有沒有適合品種等,東瞄西瞄就可消磨一個下午。但今年的氣溫較往年異常,平均有34至35點以上攝氏度,因是海洋性氣候,濕度很高,形成酷熱翳侷,汗流浹背,呼吸不順暢,易令人有煩悶昏睡感覺。

現時一離開工作點,便不想曝露在烈日當空之下,恨不得立即跳上冷氣巴士,恨不得一頭鑽進地鐵站,心想盡快趕返家中避暑。最佳消暑方法就是開著空調,聽著悅耳的樂曲,沖一個冷水浴,呷一口冰震啤酒。陽光本是美艷,像盛開的花朵,像含苞的少女;陽光充沛,溫暖怡人,幸福感覺;陽光照耀,萬物生長,生機處處。

看著窗外直射陽光緩緩地退卻,看著西天紅日慢慢地歸隱,滌然回首想到全球暖化香港五十年後沒有冬天日子,便不願再穿街過巷遊商場隨街隨處狂,更不願再依戀外面指數強度甚高的紫外光線。是時候要珍惜現在還擁有的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互相依偎的日子,要是五十年後的今天,就只憑留在腦海片段懷念昨日冬天太冷瑟縮被窩高床暖枕一齊渡過的時光。

 

emoticon


周周 | 21st Jul 2007, 21:30 | 大城小鏡 | (286 Reads)

電視台久不久就會播放一些救急扶危的劇集,或以真實個案去改篇,最多是介紹醫生護士急症室的日常的工作及爭分奪秒的緊急救緩過程為題材,讓觀眾多些了解健康及醫療知識,切身體會急症裡頭每一位醫護人員常遇的繁重工作。

入急症室,相信大部份香港人都曾去過,有陪親人入院、有遇意外受傷、重病、需要留院等。現在就有很多事無大小頭暈身熱,私家診所未開門或夜間診所關門後得不到門診的人都會走入去急症室要求診治。以前香港人入急症室治療是無需繳費的,可惜實在有太多小病、無病呻吟、貪小便宜的人濫用急症室,形成急症室工作量大,嚴重人手不足,成本加重之情況下便要向市民收取費用。

每次一百大元,藥品另計,但比起私家診所仍然平一大截,故此依然有大量閒人使用,令到真正有需要人仕,意外受傷的都會被迫分流、輪候。輕傷有小血但能走動的由護士初步止血後都要先等10多分鐘才能見醫生;挫傷扭傷無血流的、發燒的、會行會走正常人一個的往往要等二至四個小時不等,甚至四五個小時以上,需視乎當日該段時間送進來傷重垂危必須先急救的傷患者多寡而定。還有整個療程由檢查、治療、包紮,等照片,再等醫生檢定傷勢 (看需否留院或再度覆診),之後又等配藥,前後需要一個半小時或以上。

有次真的等得不奈煩,真想放棄一走了之,明明三兩度功夫特別處理,包紮打針望兩望匆匆了事就可立即返回崗位繼續未做完的工作。上趟則是週末下午,同事們早幾小時前已下班歸家享受美好時光,我還在煩悶厭倦地等治療,因工傷關係,穿著制服還未下班,需待照了 X 光檢驗清楚才可以安心。

emoticon


周周 | 13th Jul 2007, 22:10 | 大城小鏡 | (155 Reads)

談談過去有那一樁憾事,每個人都有很多,想必是不須怎去尋找就可隨手拿起一兩件事說出來。但是又有幾多人可以隨便想說就說,除非有個很樂意接受的聆聽者、知心友、告誡時,又或者到了不說不好過,不吐不快的時間。由一種媒介,一個引子,一個導體牽出來的祕密,一直藏在心底,多年牽腸掛肚,死不釋出,留在心裡很不舒服,獨個兒時,思前想後時,提起總會不其然落淚,那就是每個人心入面長久抑壓的某些事件。

隨便找些甚至雞毛恕皮也可以記起的一些憾事,諸如八十年代和成班同事到新疆旅行,下了機,原來我的行李並未上機,依然滯留在廣州機場,等了一兩天還不到,又不是日日有班機飛來,要不斷打電話催促航空公司追查,誤了行程不在話下,更連累全部同事朋友因為我而要更改行程次序。當年國內很落後,要重新添置所需物品,膠卷、寒衣、個人用品等甚為艱難,為了到此一遊美景當前,玩得開心,食得開心,不得不臨時轉變行程來遷就我誓要拿回一個背囊。

昨晚在網上看到了雅虎新聞網,獲悉日前早上八時許一名女子在上班途中橫過馬路,被一個酒精含量超標兩倍的醉漢駕車撞死,該名女子原來是我們某位同事日常工作地方附近的一間公司女職員,平時大家都不時有見過面,那日提起為何換了人才得悉她在這宗車禍中去世。同事正慨嘆生命無常,人生苦短;還談到網上新聞提到她父親說出不勝唏噓的心底事、家庭事。有同事說他心情不好為何還向傳媒披露那麼多私人事,這其實說到底正正是那個人抑壓心裡頭的一樁憾事。

人往往在世時不會珍惜,從不顧己及人,做事太執著,自已為是,想做就做,做了就算,事後想通了,清楚後才發覺真的做得不好,怨自己惱惘,大意了,時刻都想向對方說個明白,但又不敢說,說出來怕不好,就算說出來心想都已事過境遷,無可挽救,不會有回頭,便不說就不說,只管收藏在心裡頭過一日得一日,一心以為事情會隨著歲月流逝、人心轉向、環境改變會逐步淡化、忘記。可惜當對方一旦身故,本來所有好與不好的東西都一樣煙消雲散,什麼都沒有,說也不需說,一切便成過去,不能再回頭。可是一直想希望對方原諒,想向對方解釋的心底話便會立時湧現,死者已矣,呼天喊地也不能將聲音傳到遠方。唯有見人就說,說出了心情會好過些,真的說出了希望還能掩飾過去的不該,所以任何人祗要加多點安慰話就可以搏取信任全數接收那個人一生中最大憾事。

人生在世,如何能做到今生無悔,此生無憾。信誓旦旦「鞠恭盡瘁,死而後矣」,說此話來未免太跨張了,炫耀多於一切,人生旅途之中再細分出來是否完全做得到,實在不敢相信。

 

emoticon


周周 | 11th Jul 2007, 19:50 | 心情小站 | (194 Reads)

人生路上,每每遇到種種境況,感受喜怒哀樂,甜酸苦辣,成功失敗,風雲際遇,劫難與幸福,失落與重會,閱歷無數,經一事長一智。名人政要會有政經飯局傳媒去做訪問、造文章,說生平講發跡,介紹前半生予有興趣認識他們的人。平常人就只有到了人生大事婚宴當晚播給好友知的邂逅片段、孩時的生活花絮;或不幸遇上身故,好友致悼詞,摯親思念才會勾起你生前本來的狀況。不求名不求利,甘願做一個普通人,一生中過去,背後的故事又可有誰人明白呢?只想著平白地走完人生階梯,靜靜的來俏俏的去。

不過人一生路上顯然有很多崎嶇的路難行,生活上,物質上,際遇裡頭總有些必需要經過的、接觸的,可能會由一個普通人平常人或已是名人,但仍要轉捩成廣為人知,名聲大雀,茶餘飯後提出來談論背後故事的公眾人物。想起最近坊間流傳就有很多苟這類恩怨情仇殺人填命的真實事件,明日或以後肯定又會成為電影橋段教育的好題材。


周周 | 2nd Jul 2007, 12:33 | 大城小鏡 | (184 Reads)

今季最後一天馬照跑,對一部份馬迷而言,最後一天賞馬賭馬,開開心心去享受這一日賽馬樂趣;但對賭仔而言,今季最後一場,盡地一煲,非贏不可,食粥食飯就要全靠這一次最後一擊。

以前沈迷賭馬的時候,多數在場外投注處投注,挨有假期才與三五賭友入馬場搏彩,馬場內美食很多邊吃喝邊玩樂,在眾多個櫃位和投注寶投注機的設備上最容易下注。雖然馬會經常更新設備,設置最好的投注服務,又製作精美飾物,供遊人馬迷購買紀念。可是場內座位始終有限,尤其是公眾席,人多時候就出現被迫站著食,站著看,站著賭。雖設有美食坊,但又要預先訂票,不是經常進出馬場賭搏的人,必需先後次序輪票買位,一旦未能進入餐廳的馬迷,唯有挨牆蹲下,好天曬落雨淋,冬寒熾熱,苦不堪然。如是經常乘興而來,敗興而回的話,便有厭倦心態,所以沒有更好吸引力的話,休想再踏足此地。

運氣不常有,我已好久沒有入馬場賭錢的衝動,現時網上又有各種投注,寧願安坐家中,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等待最有心水來時才下注少許。不過今天就是今季最後一次,但已不是昔日的豪氣,再沒有當日的盲目夢想。

emoticon emot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