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周周 | 31st May 2008, 17:49 | 閒情日誌 | (139 Reads)

Picture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
PicturePicturePicture

日積月累,一床底都是。初初買下的紀念品、集郵品、值得收藏的東西等都會做分門別類,一盒一組包妥保存,完好無缺。可是越買越多時候,很難立即將它們整理,多會隨手擺放,說真的是棄置一旁,等待時機收拾。越放越多後,桌面、櫃桶內,周圍堆成小山丘,敝見已提不起勁,買了什麼也記不起了,怎去處理從何著手也是一個很大問題。就算放大假日日無所事事,也沒有一顆恆心坐言起行去「重拾舊歡」。

小小一件紀念品,薄薄一張小版票,只管收藏,難有機會隨手翻揭。今天忽然想起,用相機記錄收藏物品資料,儲存電腦內,就能隨時開出來欣賞,悠然遐思,自得其樂。


 

 **還有更多,請到我的圖片集觀看:
 http://www.flickr.com/photos/chauzhou/

 


周周 | 30th May 2008, 12:20 | 大城小鏡 | (290 Reads)

報紙上:教師「車震」家長震驚。「車震」兩字,初初看真不知就裡,很不明白他們想說什麼表達些什麼。原來又是老作出一個字來引人感興趣去看新聞消息的口語化,一出版展示後便變成全城「新潮」人拿來作為這個時代,這個年頭的共同話題「潮語」,成為生活潮流一部份。

近日因病留院,日日打針食藥,每趟醫生巡房視察化驗報告後總要我注意什麼調量些什麼。有日醫生說我病情已穩定,已沒有些什麼可做,又不再需要打針,但要觀察多幾天。他更對我說:「hea」多幾日啦!那個「hea」字,直接了當,不需長篇大論,意思就是「無所事事,日日只有等」,原來醫生都要和我們一樣,用對應潮流口吻與病人拉近距離。

還有另一件趣事,有見習醫科學生來研究我的個案及向我查問病歷。我用了兩個字「疑似」冠心病的病情來形容當年這間醫院來估計我是得了此個病症,話音剛落,他們立即笑說那個年代是沒有這個詞語的。其實「疑似 」都是等於「懷疑」、「可能」、「估計」的意思,只不過我直接用了「潮人」講「潮語」來表達當年的主診醫生「靠估」、「斷估」來診斷我的病症。

emotion

 


周周 | 28th May 2008, 11:50 | 生活小節 | (129 Reads)

昨夜失眠,輾轉反側,漫漫長夜,難以入睡,思潮起伏,想起以往的、是與不是、 反常、開心、觀點角度、古靈精怪事等。

晚晚上網聽「恐佈在線」,有師父話過想不遇鬼平時就不好講鬼古,不談靈異事。但人就是這樣,越驚就越有興趣聽,所以這種節目特別受人歡迎。突然想起兩件事,就提出來和大家一同議論。

「鬼食泥」:聽見有人在附近大聲說話,但怎也聽不到他們在講什麼。

記得八年前大病之前,相距不多於半年,有晚忽然聽到窗外有兩人吵鬧,像一男一女正在對罵,他們越吵越大聲,非常吵耳。

初時還以為樓上樓下有鄰居爭執,不過住了十多年,根本就從未聽過有這種聲音的,除了大門外面。因我們居住樓宇窗戶設計是不容易聽見鄰居大聲談話的,就算高聲呼叫,也只會直接傳到對面大廈,如果在對面大廈有嘈雜聲,傳過來時又會聽得很清楚的。而那次那聲音真的無論如何努力,憑窗外聽,左右逢源,拉直耳朵亦完全聽不到一字半句,他們實在嘈了很久,直至我關閉窗門。曾有人說過,當聽見這樣的聲音之後,健康肯定會出現問題的,而我那趟大病不知是否巧合,真的信不信由你了。

「比鬼責」(被鬼壓):在剛入睡時會突然出現全身麻痺,聽見很多雜聲,感覺被一些東西壓著全身,致不能挪動軀肢,直至出盡全身氣力與這股力量角力一番後才能鬆弛。

從科學講法,多數由於太夜就寢,身體疲倦,睡意正濃,而大腦仍在活動、思考之中,就最容易出現上述所謂「比鬼責」之現像。以前我也有多次出現此種情況,一定會與這股力量角力、鬥爭,直至回復正常。之後,經我多番測試,現時已不再與它力鬥,當出現有類似問題,會盡量放軟身體,就任由得它「責」(擺佈) 夠吧,放鬆心情,不張眼,不動身軀,欣然接受,壓力很快自動消失,之後徐徐進入夢鄉,一切安好。

emotion


周周 | 26th May 2008, 23:10 | 生活小節 | (428 Reads)

香港天文台發表:天氣稿更新於2008年05月26日21時45分
一 股 活 躍 的 西 南 氣 流 正 為 華 南 沿 岸 地 區 帶 來 驟 雨 。
本 港 地 區 今 晚 及 明 日 天 氣 預 測
大 致 多 雲 , 間 中 有 驟 雨 及 幾 陣 雷 暴 。 氣 溫 介 乎 26 至
30 度 。 吹 和 緩 南 至 西 南 風 , 風 勢 間 中 清 勁 。
展 望 : 本 週 後 期 間 中 有 大 雨 。

風雨來臨,今個晚上實在太多飛蟲,晚飯時已有三數隻飛蟻圍繞燈光飛撲,未及揚手趕拍,牠們一下子就跌了下來,滿屋滿地廚房灶頭池盤都有飛蟻在爬行蹤影,最慘情都是桌上美食被侵擾,真是大倒胃口。

飛蟻平常生活在潮濕的洞穴中,但是當快下雨的時候,空氣中的水氣增加,氣壓降低,洞中太過悶熱,飛蟻為了躲避過度悶熱的環境,會在大雨前出巢活動,也成了我們預測天氣的指標。梅雨季這種溫濕度高的時候,正是飛蟻的交配季節,雄蟻和雌蟻也會紛紛從巢裡飛出來,進行「婚禮飛行」的儀式。

廳中裝有冷氣機旁邊的玻璃看似龜裂了,近看方發現原來是一隻巨型螳螂腑伏窗前,幸宜關了窗戶又開冷氣。媽咪看了很怕,真的不想牠走進來,只希望牠能早日返歸。

Picture

廚房早期受了多次漏水事件影晌,可能牆角潮濕了,這兩晚出現很多黑色小虫 (「滋」或稱「卜泥」),走來走去走得很快,用滴露噴霧都是止得一時,就是不能將牠消滅。幸好上網查得「曾SIR專門店」有出售此種殺虫劑,$20支就能一了百了。

 

emotion

 


周周 | 26th May 2008, 00:12 | 大城小鏡 | (141 Reads)

一個女人臨去世前,在電話屏幕上留給正受她保護著孩子的一則訊息: 

『親愛的寶貝,如果妳能活,一定要記住我愛妳。』

---------------+-------------- 

<轉貼>汶川大地震,為地震死去的孩子們而作的悼念詩歌:

《孩子快抓緊媽媽的手》

孩子,快!抓緊媽媽的手,去天堂的路太黑了,媽媽怕你碰了頭,快!抓緊媽媽的手,讓媽媽陪你走。
媽媽,怕天堂的路太黑,我看不見你的手,自從倒塌的牆把陽光奪走,我再也看不見你柔情的眸。
孩子,你走吧,前面的路再也沒有憂愁,沒有讀不完的課本和爸爸的拳頭,你要記住我和爸爸的模樣,來生還要一起走。
媽媽,別擔憂,天堂的路有些擠,有很多同學朋友,我們說不哭,那一個人的媽媽都是我們的媽媽-----媽媽。

---------------+--------------

《媽媽,我告訴你一句話》作者:晴雪照梅
為汶川遇難兒童而作

媽媽,我告訴你一句話:我走了你就看花,看那大地上百花齊放,他們就像活著的我一樣。
媽媽,我告訴你一句話,我走了你就看花,千萬,千萬不要把我牽掛,我要你的容顏和花兒一樣。我的好媽媽!

---------------+--------------

《媽媽,你不要哭》

媽媽,你不要哭,讓我好好的睡上一覺。
媽媽,你不要哭,我沒有事,快樂地到了天堂。
媽媽,你不要哭,去天堂的路很平坦,那裏鳥語花香,記得攜手一起走在路上,華燈初上的旁晚,我們暢談理想,描繪美好的將來。
媽媽,你不要哭,天堂很美很美,我很幸福。
媽媽,你要勇敢地活下來,有我的祝願你和爸爸都會更好!

---------------+--------------

《寄語天堂路上的小寶貝》

我們親愛的寶貝,我們心愛的孩子啊!你到達天堂了嗎?那裏不會再有可怕的災難了,天堂的教學樓不會再塌了,天堂裏只有永遠的安寧,安寧撫慰你受驚的心靈,其寶你幼小的靈魂飛向天堂之前,爸媽的心聽見了你稚嫩無助的叫喊,可恨爸媽曾經以為自己很偉岸,為你遮擋風雨的羽翼是多麼豐滿,此刻隔著水泥,近在咫尺,我們卻夠不到你求助的小手。

 

 emotion

 


周周 | 22nd May 2008, 14:45 | 大城小鏡 | (121 Reads)

是日正下著毛毛細雨,亮麗太陽又從薄薄雲層裡探出來,照耀著綠樹濃茂的山嶺上。有山有水又有陽光,譜出一幅優美和緩如詩如畫的溫馨景色。

多日來播出四川大地震災情片斷,看到災民苦況,看到倖存者堅決留下災區的生活狀況。對著頹垣敗瓦,對著無水又無電,家不成家的居住地,很是淒酸。山路塌方,救援物資運來不夠,水車連日又不來,很多災民被迫走到溝裡淘水食,勺上來一臉盤的都是混濁水,灰灰濛濛,像拌入白灰,她們就是這樣取水,不惜飲用,又恐不潔,還要多用些時間煲至大滾,僻除雜質云。

看到此情此景卻勾起我們屋苑每日平白浪費很大量食水,因居所的樓宇沖廁用鹹水泵損壞故障,致所有住戶整月每日將不計其數一桶又一桶的清徹食水倒落馬桶,與污水混淆,沖下糞渠。清潔飲用水本來就是災民們最祈盼、最渴望的生命泉源,不幸地這些清水只可以用來沖刷馬桶。

住在太平盛世,物質富有,不會珍惜;一旦到了捱飢抵餓,一無所有,深藏不見天的瓦礫底下,飲尿吃書本食蚯蚓也是為了飢渴難忍。記得當年老父說在抗戰期間親眼看見有個飢餓難抵的人衝著另一個人吐出來的嘔吐物猛地狂嚼........。emotion


周周 | 22nd May 2008, 00:50 | 大城小鏡 | (180 Reads)

近日放假放得很多,一年一度兩個星期公司大假,再加上自己病愈後病假有廿多天,病假期間又不能出遊散心,故此終日無所事事呆在家中安坐,上網、看書、看雜誌、寫網誌、聽音樂及看時事片斷便是唯一娛樂和學習知識機會。

最近看「電腦廣場」,這一本電腦雜誌就介紹了幾個網上電台一些資訊,原來以前新城恐佈熱線節目主持人現時已在網上電台主持一個同樣是講靈異「恐佈在線」節目,還是每晚全程講足兩小時,中途並沒有加插廣告,原汁原味,淨「肉」。可以即時收聽、收看,又可隨時上網重溫,和一般本港政府及商營廣播電台別無兩樣。

其實網上電台很多年前已有,只不過很少人有推介,以前看過一些不具規模,無甚看頭便沒有繼續追聽了。任何人都可以成立,做法很簡單,只要一部電腦來做一個伺服器,配備咪、錄音和影像設備,普通一個房間;每次做節目話題,找個節目主持人,安排嘉賓,接受訪問人物等。無論講什麼,表達什麼,只要引人入勝,能帶給聽眾娛樂,帶領聽眾每晚去追聽那就成功了。

有網上電台廿四小時全日播送,更有專服務學生,有說愛談性。像上文提及的那個,就請來很多城中名人、名嘴,有做開時事、財經、靈異,又有人性探討的話題節目等等,總知是包羅萬有。直播時更即時利用ICQ給聽眾網友回應問題及分享心得。還可利用手機、iTunes、Podcast訂閱或下載到MP3來收聽或用YouTube收看。

emotion

http://www.hkreporter.com/myradio/  
http://www.onairpower.com/ 
http://www.openradiohk.com/ 
http://stu.hksyu.edu/~podcast/
http://www.mobileradio.hk/modules/wfdownloads/ 
http://tv.on.cc/news/news.html

 


周周 | 19th May 2008, 16:59 | 大城小鏡 | (233 Reads)

512日「甘肅天水」地震前半小時天空出現的彩雲:

1.天空出現光芒 (異常的雲彩),是因為地殼的斷層帶受到強烈的擠壓,地底下的水氣、油氣等因高壓作用產生高能量的分子體,穿出地表在空中以發光的形式洩放能量,會產生一個或數個發光團,可以在空中維持很長的發光期及移動效果。
2.地底傳來各種異聲,河川、湧泉的突然減少或大量增多、水溫升高等。
3.地震來襲前,人體會產生恐怖、不安、惡夢等。
4.動物會有異常的行為,諸如恐懼、突然變得兇惡、沒有食慾或拒絕行動的情形。
5.魚類會有集體跳脫魚缸、水槽,或者停止產卵的現象。
6.烏鴉通常寄居於住宅區或垃圾場,在地震來襲前會發出異樣的叫聲,甚至集體飛離
距離震災地數十公里之處。
7.家中的蟑螂、螞蟻會大量出現。
8.花朵綻放的時間不合時令。
9.氣候變得既乾又熱。
10.岩石破壞產生的超高電磁波,會造成電視、收音機及無線電話的干擾。


周周 | 19th May 2008, 16:23 | 心情小站 | (284 Reads)

祝願四川地震倖存者好好活下去: 

Picture 
Eric Clapton - Tears in Heaven

 

  emotionCHINA   中國加油!!!

 


周周 | 18th May 2008, 11:00 | 大城小鏡 | (134 Reads)

四川大地震已六日,仍然埋藏瓦礫底下還有不少求生意志極高的人,各個災區每日不斷救出仍然生存的生還者,真是雀躍萬分。

不過北川地區就不甚樂觀,原因周圍兩座大山地震時崩塌,阻塞河道,形成一堵天然堤霸,將河水截流,上游河水不斷湧下,四周大山水源匯聚,無處容納特大水量,水位便不斷瀑漲,形成了一個很大的湖泊。當河水壓力不停向四周泥土擠壓,而那堵天然堤霸又並不穩固,隨時都會傾塌、決堤,屆時那個大湖泊的水量一下子傾瀉而下,就會變成特大洪災夾雜泥石流洶猛地沖落谷下的北川。

北川地勢處於兩座大山之間山谷,川河供給北川源源不絕的水源,正是有肥沃土壤的優勢,世外桃源的理想世界。可是卻因今次地震禍害,這水源便成了北川的「奪命滕」。試想想,仍然深埋瓦礫底下的生還者,知道很多救援隊伍正努力拯救,他們均存著很大希望,在窘境下,亦都會加大意志力,渴望有幸給人發現。如果大水威脅,復被淹浸,再難有逃出生天機會。

可惜我們昨日看電視新聞,得悉那堵天然堤霸已撐不住,隨時有決堤危機。為安全起見,當局勒令蔬散近百五萬災民及撤走救援隊伍,但是仍有很多不願撤退的救援人員,採訪記者,甚至有自發性志願救助者留守該區,他們仍在努力發掘、搜索,在險情告急之下仍然一心想著搶救更多受困的生還者。

希望、旦願搶險的人能特破險情,盡最大努力引流,將險情減去,另一方面又能救走所有被困的人。

 

emotion


周周 | 16th May 2008, 23:56 | 心情小站 | (1063 Reads)

今日陪家父往土瓜灣當年「珠江戲院」附近理髮,先讓他獨自進入理髮店後,自己則懷著既熟識又陌生心情沿舊時走過街道企圖尋回昔日足印。

我想也有差不多二三十年後的今天,街道兩旁建築物已今非昔比,沿馬頭角道一帶向著九龍城碼頭方向進發,以前一系列工廠大廈及殘破舊樓早已建成了高聳新裝璜住宅大廈,連昔日牛房亦已改作文化「藝」墟。街道兩旁商店林林總總,大多像舊日個體小舖,不過新大廈裡頭就設有一兩所大型超市。最大變遷就是九龍城碼頭側大型煤氣鼓所在地亦已變成一個住宅大樓盤「翔龍居」,內裡還有一個偌大商場,可是人流很少,只有數十名街坊在商場內蹓躂。

九龍城碼頭巴士總站仍有拾多條巴士路線前往九龍新界各區,目下所見,感覺十分靜寂,水靜鵝飛,比起數拾年前下午亦人頭湧湧等候巴士情況已不復見。渡輪碼頭只有一條往北角載客航線,乘客量簡直寥寥可數。旁邊公眾碼頭外圍區似乎縮小了,只見約三五個老伯正閒坐乘涼。

繼續沿上鄉道往回走,左邊依然開了很多小店舖,密密麻麻,咖喱魚蛋零食店、手袋飾物店、服裝店、蔬果店、士多舖、豬牛肉舖、鞋舖、細間髮型屋等。當日曾就讀私校「九龍聖心書院」所在地「嘉賓大廈」,如今已成商舖樓層,況且闊別多年,依稀難辨,從那間舖側樓梯走上去也忘得一乾二淨。右邊那幾間大型修車房還在,鄰近卻好像多了很多貨運物流及回收公司。接近馬頭圍道一厥上鄉道,以前那間國記麵家不見了,剩下大大招牌雲吞水餃店又拉上大閘,遠望似又是一間吉舖。

回到老父理髮店舖剛巧一句鐘,接父回家時,突泛起一絲感觸,過往不少足印,令人不勝稀噓。當年與母親都是穿越上鄉道各自上學上班去,母親回家午飯後返回碼頭附近製衣廠必定看到我與同學們一齊排隊等進校情況。

一班學友,畢業後還有過聚會,其後各自發展,各自面對不同階層,相聚時話題也少了,其後更難得見面。據知當年有位低一年級學友現時亦是與我在同一部門工作,但如今他已晉升「高郵」了。又回想當年學友一件大喜事,有三位同學各有妹妹,各自追求各人的妹妹,阿a與阿b妹、阿b追阿c妹,而阿c又追阿a妹,那時我們還笑他們「三角關係」認真複雜,可喜最後全都結成婚,成為當時佳話。我想他們各人兒女應長大成材,或他們正期待退休悠閒弄孫樂。

與老父乘坐11號巴士歸家,思緒還未能平復,再度燃起欲斷還不斷思憶。想當年坐巴士是沒有泠氣,前門上車中門落車,還有售票員賣票,我要帶著兩個年幼弟妹由土瓜灣乘11號或5號巴士到九龍城東頭村22座「簿仁小學」上學去。有時會提早半點鐘出門齊齊行路去九龍城,自己還要回土瓜灣返下午校,回去那程多不再乘車,為的是慳回壹元幾毫車費用來買零食 - 魚蛋、雞蛋仔、夾心薄餅、雪條等,和弟妹們分享。

此時巴士穿越了大老山遂道,腦海裡湧現思憶思念募然進入晴朗沙田區後在和緩空氣中飄散,返回現實,返回2008,又要等待下次再有機會走回舊路時才重拾愐懷感覺。


周周 | 16th May 2008, 00:50 | 生活小節 | (531 Reads)

Pulmonary embolism (簡稱 PE) 肺動脈栓塞 (俗稱的「經濟艙症候群」),病發初期,跑步喘氣,上樓梯喘氣,行斜路喘氣,氣喘時指甲變白無血色,口唇變灰。中期開始 - 跑步上樓梯行斜路喘氣急速並要倚靠牆邊彎著身喘,伴有咳嗽,心口翳,心跳快,呼吸困難,指甲口唇變死灰。後期更嚴重時行平路喘氣,連講說話也喘氣,面、指甲和口唇如灰黑,更有強烈咳嗽,夜不能臥睡,要坐著睡。

如到後期才入院,要立即用氧氣插管,禁食禁下床。使用血栓溶解治療,以往直接從手背作靜脈注射,但現時已改為每日早晚注射「肚皮針」。打肚皮針會好很痛,打完又要壓著傷口拾分鐘解瘀,否則住院拾多天,注射拾枝廿枝針後,肚皮便呈現一塊塊又青又藍又黑的瘀斑。

必需住院十多日待病情穩定後便毌需用注射,改為調較服藥丸劑量方式。那時只要心平氣靜、不發怒、不動粗、不拗氣、不作無為爭執、不搬抬重物、不做劇烈運動,就不會再出現氣喘。有飲有食 (雖然要禁食一些含大量鐵質食品),有講有笑,行行企企,開開心心,便與常人無異,表面上看絕不似患有危疾,十足無病呻吟。所以很多時有些不甚理解的護理員抱著懷疑為何一個好端端外表無損無疤的人竟浪費公帑佔著床位十多天還捨不得走。

最開心莫過於出院後醫生會先給一個星期病假,那時才真正的開始養精儲優。因藥效作用還未肯定,要經常覆診驗血,血稀要減藥量,血稠就要加藥量,要上好一段日子才能檢測平衡。

抽血化驗時要候上三五個小時才能有報告交給醫生斷症,校對薄血藥份量之後又會再安排病假 (此病初愈絕對不能榦粗活,不能快步走,不能發力用氣,不能大動作蹲下起立,否則心跳加速及氣喘)

記得八年前第一次患此病時,公立醫院診斷不果,要另覓良醫,私家醫院費用相當昂貴,保險公司理賠亦只能支付約八成醫藥費,出院後醫生給了我三個多月病假,規定每三星期覆診一次,診金很貴,更沒有保險補償。現在舊病復發,需終身吃藥,幸好能在公立醫院得到確診,覆診金、時間、病假皆由公司全部負責,再無用費心。

昨日覆診後又多兩個星期病假,醫生還說待下次覆診驗血後再研究判多少病假。最開心這是有薪病假,病假很長,整月不用返工,又免受皮肉折磨痛苦,病都開心。最痛最難過就是終日無所事事,更常幻有「今夕是何年」「快活不知時日過」的感覺;及在病假期間限制出國離境上賭船遊玩散心。


周周 | 13th May 2008, 01:13 | 大城小鏡 | (404 Reads)

一般病人在醫院插氧氣喉都是開動1至4度給氧的,當日我被確診為肺血管栓塞都是批准暫開到4度止,到第二天已減低為3度,直至第四天已完全停用,勒令不要借助氧氣,要用肺來改善自主呼吸。

第四天晚上從危疾病房轉出了大房之後,發現斜對面床有位「華宗」(同姓氏的),開平人,與我們南番順同屬廣東,咫尺之隔。他吸的氧氣竟達至甚高水平,10-11度,每晚夜靜時從氧氣罩透出來的聲音就像刮風怒吼一樣,唬唬乍響,擾人清夢。有次我路過時不知就裡還揶揄他「所有氧氣都被你吸去了」。

留院多日,大家熟落了,平日搭訕說笑互相問候,互相祝好,互相了解對方病況,明白對方為何仍住在醫院這麼長的日子還不出院啊!他與我同姓 (常被他笑說我和他是「周家雙寶」,大家都是得了難疾,同病相憐,同是天涯淪落人)六十開外,滿頭白髮,容顏樵悴,全日24小時必定戴著氧氣罩幫助呼吸,大半邊臉被遮著,遠看十足一個年逾八十歲的老人。

原來他經過兩次心導管手術,俗稱「通波仔」,其後才發現他得了一個據知全香港男人就只有他一人有此種病『肺高氣壓』症,多數只有女士們會有,男性則很少會出現,況且年青一輩女士發現得早治愈機會很大。相對年紀大想得到治療機會就等於零,便會變成一種奇難絕症。肺氣壓增大,無處宣洩,有谷爆肺之嫌,暫時全球並未研製救援及根治的治療方法。本港有位駐院大醫生曾經在他的心臟打了幾個窿窿來將肺高氣壓導走,援減壓力。可是這麼一來連自主呼吸的氧氣也一併帶走,遂變成沒法自行呼吸。所以每日要不停注氧來幫助身體所需,可惜吸入的氧氣又即時被導走,因此要不斷加強氧氣量來補充,大量氧氣充斥整個心肺內臟,維持著有限度生命之源。常人的 SPO2血含氧標準是96-100,91-95要插氧氣喉,86-90就需要入院治療了;而他只是75-84之間,還要看看當時有沒有移動身軀、說話多寡來衡量。

全球只得一間藥廠有此種續命獨門配方供應-降壓藥,但此種藥物本身不是用來醫好他的病,而是用來舒緩,用來支持他最基本人體所需,不吃它便不能起床,不能活動,不能伸展手腳,很快不久人世。此藥非常昂貴,兩萬五千多元一瓶,要自購,醫管局是不會買的。一瓶六十顆藥丸,相等於四佰多元一顆,每日早晚各吃一顆,每月便吃完一瓶。他很坦白承認他所有親人為了他的病大多已七窮六絕了,日後怎樣,能否等得到或看得到新的技術、新的醫治方法、新的希望、新的生命,實屬言之過早。至此他已不作任何打算矣,只是見步行步,還有餘力的話仍然繼續購藥保命,繼續為這間藥廠拓展商機。


周周 | 11th May 2008, 23:59 | 心情小站 | (126 Reads)

Picture

媽媽,多謝你!自從老家裝修完之後,父親的手腳遲緩了,已不能再下廚。大部份廚務均是由你操刀,當家,事事親力親為。

在我住院其間醫院餐是沒有湯水的,全賴媽媽你親手煲了兩壺紅蘿蔔瘦肉湯拿到我的病褟前,讓我呷上一口一口甜甜的,暖暖的;讓我萬分感激你的細心;讓我體會到仍有你在身邊的寶貴。

 emotion


周周 | 11th May 2008, 23:27 | 生活小節 | (147 Reads)

小病是福,感冒咳嗽會很快痊瘉,戒口、不舒服只是過眼雲煙,過後便想吃什麼喜愛什麼就吃什麼,完全不用節制,食得是福也。

到生了大病才知健康最重要,要懂得吃的健康,認識什麼東西是有益,什麼東西是有害,什麼食物不得吃太多,甚至用心記著什麼食物會影晌自身病情不能同吃的。

「你們要是有得吃就吃,有得做就做,有得玩就玩,要盡情的吃喝玩樂,不要浪費大好機會,不好錯過世上美酒佳餚」以上是我經常對著現在仍擁有大好健康的朋友一番肺腑「好意」。真的,一個人得了大病之後,因歸咎於藥物毒性,與食物質量因素相沖,不可以同吃。

肺血管栓塞-要吃薄血藥,不能再去西藏,不能進食維他命丸,不能再食中藥材、補品、茶、酒、奶茶咖啡等,又要不停控制維他命K和帶鐵質的食物;
糖尿病忌食肥甘厚味,肥-肥膩,甘-太甜,厚味-辛辣等;
肝病要低鹽、低糖、低油、少飲酒為妙也..........。

大病降臨之後,世上一切美酒佳餚需要悉數戒掉,以往的最愛、最美味、最可口的珍饈從此沒「緣」沒了,此生不再享有。


周周 | 9th May 2008, 19:35 | 心情小站 | (187 Reads)

人感覺就是那麼奇突,好與不好,連自己都不知為何會想到又會說出這些話,的確很多時單憑那種感覺真的會很應驗。有時又會隨口而出,不經大腦,一語便成懺。

上年我部門抽簽放大假的時候,廿多人抽一支簽便可放復活節前的四天工作日。我平時是沒有抽獎命的,今次竟然一矢命中,慶幸未及,一句「我想放病假多過抽中假」廢話不經心的破口而出,當即受到很多同事謾罵、咀咒。雖然那段假期仍能安然放取,但自年初五開始已被病魔侵擾,病態畢露。

最近在病褟對面床的一位老伯,他夢見自己返回鄉下,見到很多親戚朋友同鄉里,很開心的樣子,醒後到處向其他病人及來探他的親人詳述,甚為得意。到我出院那一天早上,醫生囑咐護士為他鬆開縛帶,讓他下床,他又自鳴得意地說「自由了」,十分開心。可是再重返床上片刻突現抽蓄,所有醫護人員都前來為他進行急救,主診醫生即時跪到床上為他做心外壓。大量儀器突然塞進病房,令我很艱辛地爬行跨過其他病床「逃」出去,一路耳邊迴蕩著脈搏機的「嘟....嘟」聲,刺耳的聲音慢慢變得遲緩,想不到一小時後那老伯真的『走』了。

我以往住過三趟醫院某些病房,極少數像我在同一張床住上一星期,且從沒遇見附近有病人離逝,但今趟忽然有這種感覺。可能因這裡是高危病房,很多都是心臟有問題的病人,心絞痛、心肌梗塞、血栓塞、肺部高氣壓 (絕症,據悉全世界就只有香港一名病人不幸罹患,每月要服食一種自費兩萬多元的特效藥維持生命)、冠心病等什麼都有,真的是隨時隨地會大去的。

之前有晚熟睡了,什麼都不知,到第二朝鄰床病友向我講述才知有病人離世。原來當晚半夜三更真的有個病人需要即場急救,人手所限,要從其他部門抽調醫護人員到來搶救。怪不得濛矓中聽見護士間電話聲晌過不停,相信那晚根本就沒一個人能抽身前往接聽。可惜今次竟在我出院前幾小時就遇著另一位病人離去。


周周 | 9th May 2008, 15:50 | 生活小節 | (181 Reads)

有日一覺醒來,依然倦極不堪,怨晚上飲大兩杯至零晨才上床就寢,剛起又到夠鐘上班時間。那日必然帶著不在狀態的身軀,厭惡的心情,半夢半醒,黑口黑面,很不情願地上班去。同事看到這塊黑面孔,誰都知是心情不佳,話不投機,少惹為妙。較熟落的便會借此打趣說「你塊面很黑,今朝忘記了洗面?」那次真是一語驚醒,才得悉真的黑面示人,確實乞人憎,惹人討厭。馬上收拾心情,重新裝配自己,盡情投入工作,將工作妥善處理,做到最好。有句話:「以鬼心看人,人人皆鬼;以佛心看人,人人皆佛;以人心看人,人人皆人。」就自己不好心情,強加諸別人身上,難有和睦氣氛,更令環境變得沈悶。

我們的工作又是對外,如果心情不好,遇著刁民問這問那,像打爛沙盤問到底,言語間便會大聲點,情緒也變得煩燥,遂變成答非所問,水火難容。不忿、怒氣、投訴便隨之而引起。

近日住進醫院便看到醫院內的人生百態,看透生老病死,有感而發。輪班制的護士小姐被分配一人看守一個病房,裡面住有五六個病人,大都是四五六十歲以上心血管危疾的患者,所有病人護理程序都要由她獨力承擔,連隔鄰病房有病人需要過床或有突發事情都要找她去幫忙,她便要立即過檔,做完之後再回來跟進自己病房份內事情。照顧病人真的很多工序,如量血壓、打針、配藥、抽血、洗傷口、寫報告、入院時詢問病人病歷、了解各病人不同狀況、應病人要求調高低床鋪、斟茶遞水、安撫病人情緒、甚至換尿片照料病人大小二便等厭惡工作。雖然有部份工種會交托庶務幫手,但很多時間仍見她們親力親為。

眼見很多分配我病房的護士人員做事很積極投入,寬容幽默又容易與病人溝通。一更八小時的工作,完全進入忘我境界,最清閒時段就只見她走入茶水間歇息數分鐘,大多數時間都見她來來回回去看護所有病人,更發現有個別進取的會提早一小時返工交接病房事務。而輪到另一更人上班總會遇到一類寡言、古肅、固執的、不拘言笑,甚至脾性不好的護士。每有病人諸多要求,一句氣言便挑起病人反感。有病的精神和心情當然不會好到那裡,有些病人是必需要護理人員從旁加以協助才可挪動,當遇著一個情緒有問題的護理人員,就例必敝見很多僵持不休的局面。

當然病人是人,護理人員也是人,人必會有心情好與不好的時刻。「生一善念,既可自救,又可救人;起一惡念,不但毀人,而且毀己。」有能「做好呢份工」,全心全意,全情投入,將心比心,就算未能盡如人意,亦能無愧於心。


周周 | 8th May 2008, 11:10 | 心情小站 | (178 Reads)

病魔困擾我兩個多月,很不幸地竟在四月廿六日早上無聲無息的發動異常攻擊,病情告急險在職死亡暴斃街頭,馬上送到急症室稍作診治便轉入留院病房查究病因,當晚即確診為八年前患過的肺血管栓塞症 Pulmonary embolism

是第二趟復發了,薄血丸(抗凝血藥)便要永久服用伴隨終身。所有中藥,補品,含大量維他命K的食物例如通菜、波菜、莧菜、芥蘭、豆苗、枸杞、韮菜、君達菜、肝臟、鵝肝醬、白果、綠茶製成品、蒜頭、木耳、木瓜、牛油果及含酒精類飲品等最愛的都要全數甩掉,還要經常覆診驗血是否達標超標來調整服藥劑量。

PicturePicture
插在手背手肘靜脈血管上的針 (俗稱種黃豆)
一來方便抽血用二來又可吊鹽水或注入顯影劑照內臟

Picture
每日就倚在病床前數著每一艘經過貨櫃船進出香港

 


周周 | 7th May 2008, 22:42 | 心情小站 | (137 Reads)
「那裡」好食好住,有人服侍,毌需工作,不需勞慮,日日攤倒床上看電視,天天坐著等拉屎。

親朋成了我的補給線,糧水、日用品、金錢援助等什麼都有,一聲祝好,更是點滴心頭。 

11天的日子,清心寡慾,無所事事,看盡人生百態,嘗盡生老病死,體驗親切愛心同關心,感受無私無畏的奉獻。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