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周周 | 29th Nov 2008, 22:25 | 生活小節 | (7247 Reads)

年紀一年一年的老去,人到了六十花甲之年齡,一方面退休歸隱,安享晚年;另一方面必會款待親朋戚友為自己慶祝第一個大壽。其後接著每隔十年就去做一個大壽,如七十、八十、九十甚至一佰歲。有些富貴人家到了六十歲以後每老一年大一歲都會年年做一次大壽。根據中國習俗,男性在六十、七十的歲數做大壽,而女性就要在六十一、七十一.....等歲數做大壽的,所謂「男做齊頭,女做出一」。

這些典故正是中國古舊思想,因為女人比男人地位細,所以就要遲一年先可以擺大壽。雖然是古舊思想,但前人做開就是如此,做後輩的大都不願有什麼改變。另外還有高堂尚在的,為人子女就算年屆七老八十等都不能做大壽,不理照做如儀的就是不尊、不敬、不孝。

人生七十古來稀,得享高壽實不易。老媽已屆八十耄耋之年,我們都很想為她做大壽。奈何依據習俗,一切需跟大隊。我們現已訂下目標,明年定要為老媽舉行一個熱熱鬧鬧、開開心心的「大壽」宴會。

Picture
很不喜歡美心壽包生日蛋糕的設計,像什麼似的.....;
明年定要分辨清楚那間是最佳款式的餅店才好選購。


周周 | 23rd Nov 2008, 23:40 | 生活小節 | (150 Reads)

年紀大機器壞說得一點也沒錯,過去三十出頭的我亦曾大病一場,原以為「病」過境遷,醫好了,誰不知八年後的今時今日又舊病復發,還要一世要以吃「老鼠藥」(薄血藥)為生命之糧。

昨天宴會上碰見一位已很久沒見面的同事,因他早已調離了他區,再沒有和我們共事少了聯絡,查實半年前已得悉他患了腦瘤,今趟見到面才詳細了解他近期的病況。本來一向高高大大的他,足球、行山、旅行是他的愛好,口齒伶利,快人快語。可是近年身體抱恙,看過好幾個普通科醫生都找不出病因,直至不斷看醫生後才被轉介去內科作身體檢查,終找出臚內有一粒腫瘤,當然馬上做手術開腦割除,可是其後陸陸續續發現左右腦合共有三粒腫瘤,一共開了三次腦殼,做了三次大手術,元氣大傷,連說話都有氣無力,還要拿拐杖扶持,四十多歲人貌似年屆七十,老態隆鐘,消瘦得很。幸好有他的賢內助不離不棄,東奔西走,照顧周到;及恰好得到多位專科名醫戮力診療查找才能夠活下去。

最近有一位十分熟落的同事「肥英」在工作時「中風」 (腦爆血管),昏迷了兩星期多,到這一刻還未甦醒。據醫生解述,是因他的臚內壓反覆,恐防他醒來後又再度出血云,所以不斷用藥使他暫緩甦醒。據知,躺得太久醒來後身體機能手腳活動等都不好,可能有半邊身癱瘓及影晌說話思考。

很可怕,身體小毛病已防礙平時的起居飲食,不幸患上大病重病更好像與世隔絕,驚恐徬徨,精神大受刺激。黎明會否繼續來,也許不再來。什麼大計,什麼目標,已成絕晌,那裡都去不到。

 


周周 | 23rd Nov 2008, 22:20 | 生活小節 | (73 Reads)

今個馬季已過了第十九個賽馬天,只有獨孤一次是有錢贏,其餘的不是輸就是贏了也回不到本,很失敗。反觀老爸買拾次便有7.9次有錢收的紀錄,成為家中三名成員「賭徒」的大贏家。

老爸一向不善交際,不喜應酬,多好的朋友也是一年只見一趟。為免他終日無所事事,給他多點心靈寄托,我便教曉了老爸怎樣賭馬。他賭的彩池並不多,買六合彩買馬仔便是他一星期七天必然會做的「工作」。雖然眼又濛耳又聾,但他專注在兩份「成報」及「早報」的馬經版或六合彩版裡頭便找到了猛料貼士,心水目標,必勝大計。

每趟贏了錢多多少少他都硬要和家人齊齊到酒樓品茗及吃飯,計不清多少次一日三餐都是「食老爸」。巧合地很少有三個(我和媽及爸)同時變輸家的,所以我常常自詡,莫非老爸所贏的錢根本就是我和媽夾份輸給他的。

今天幫完同事修妥電腦後便得知老爸又中了三重彩,我以回家吃飯為由推卻了同事挽留的家常便飯,回家陪兩老一起上酒樓吃,一家人聚首一堂食得開心又食得「放」。

 


周周 | 17th Nov 2008, 19:30 | 不平則鳴 | (126 Reads)

晨早六時許便到達黃大仙鐵路站轉車,六時正首發車,六時一刻鐘已陸陸續續有多班列車經過。早上班乘客都不少,站裡各個出入口、閘口通道理應準備得八八九九,不致擾民但也不應馬馬虎虎。

每日有道閘口開放工序、啟動程序只做得一半,不只一日是如此,而是每日都會出現不同狀況,匆匆忙忙,天一半地一半,忘了完成一切所需。

本來一道只有早上才開放的閘口,開啟了入閘機,卻依然沒有燃亮「進入」的綠色指示燈號,每日頭上必然只有紅色「X」符號,這點大可以不理他,倒沒有防礙乘客進入。

今天實在離譜得很,那邊只有一道下去月台的電動樓梯竟然真的不知所謂,明明開動了,電梯口左手面仍垂吊著一塊「節約能源,暫停服務」連鐵鍊的綠色告示牌,以為他們啟動了電梯忘記取走,這點都算了,每日總有些瑕疵。可是乘扶手電梯繼續往下去準備踏足月台時才驚覺前面還有一條紅色膠條緊扣著左右兩邊攔阻去路。有乘客不知就裡,正想衝門趕車,活像劉翔跨欄勇猛非常,紛紛提裙舉胯作三級跳,亦有人卑弓彎身鑽下去,更有人前後腳不一,險些兒絆倒。

此情此景,看得我心驚肉跳,竟然忘記自己已到了「最後一步」。幸好此時乘客量不多,有好心乘客回身拉掉紅膠條打通「出口」,否則實會造成擠壓疊羅漢,前無去路,後有人衝門湧下,必死傷枕藉。

選最差勁的鐵路站:emotion「黃大仙鐵路站」是我必然的首選。

 


周周 | 16th Nov 2008, 22:50 | 生活小節 | (154 Reads)

某天到鐵路站憑都市日報印花換購2009年的精美日曆記事薄,內裡含有拾個牛仔牛角包的萬字夾,是給小孩子的最佳禮物。一口氣換了兩本,準備分給即將從加拿大回港的兩個侄兒侄女。

老媽忽然對我說,他們兩個都大個了,讀中學讀大學了,還送給他們什麼公仔圖畫冊,他們回港是為了換領成人身份證,辦回鄉證。被她一言戮破,從迷夢中喚醒。想起他們從襁褓到成長,在港讀書,在港生活,再隨同弟一家返回加國居住,原來已經過了十八年。歲月匆匆,感覺還在昨天。不時在msn的視像通訊中互通見面,了解他們生活狀況,但發覺已很久沒有像昨日般的親匿接觸,已很久沒看過他們繃跳活躍的稚臉。

莫講遠在十萬八千里外,甚至在港居住的一對年少男女外甥,兩個月都只見三兩次面,平時又絕少用電話交談,當他們一家來探訪老爸老媽時,驚覺他們又大個了,又長高了,聲線變厚了,正正經經的,慢慢又少了那一點熟口熟面的稚氣。

年青一代一代的成長,一代又一代的延續下去,每個人都曾經歷過。看著舊日的全家福,看著小孩子的笑靨,陪著他們一起成長,陪著他們一起渡過每一個生日,深深感受家庭的溫馨,深深感受集體的溫暖。

時間飛逝,老爸已八十多歲,老媽年屆八十高齡,而原來我們亦開始逐漸步入老中青之階段。昨天帶著藝康數碼相機D80為一位前派信師父「飛仔洪」拍攝他榮休宴會照片,蒞臨大多是同一班已退休或快將退休的師兄師父、曾任和現任高層,甚至夾雜很多年青後輩同儕同時出席。每月接著一個又一個的歡送宴,看著一位又一位的老同事退休、離任,即時享受退休生活。不知拍了多少次這樣的宴會,每次總覺得自己又老多一天。想當年我們叫老一輩做「老差」「老師父」「老 seafood」(諧音格),如今這種稱號卻落在我們身上。

Picture

 


周周 | 9th Nov 2008, 23:33 | 大城小鏡 | (169 Reads)

昨日適逢週末,我和三五同事趁機到南丫島索罟灣食海鮮,預祝同事「小麥」即將榮休。本來準備下班後先搭船到榕樹灣沿著山徑行去索罟灣,但天文台早早預報會有雨就打消了行山念頭,改變行程看罷「新鐵金剛之量子殺機」電影,再搭船直接去到索罟灣晚飯。

真是「金融海嘯」的影晌,週末留下晚飯的遊人明顯大減,當我們乘船到達索罟灣碼頭時 ,看到長長的人龍正排隊等候渡輪返市區。偌大酒家只得兩張桌有客,一張是只得我們七個人的,因有兩位同事爽約;和另一張是其他遊人的,兩檯加上都不過廿人,其餘就是空檯空凳。燈光火猛,冷鋒南下,沒有月色的夜空,更覺得冷冷清清。

人客少了,所以大廚精心泡製很好的海鮮美食,有同事「老豬」是島上原居民,有自己家族魚排,他對揀海鮮和買賣都十分熟識,三條「東星斑」、半尺長的「蟶子」、四斤重的「大龍蝦」兩食:炒球和蔥炒;還有煮蜆、椒鹽魷魚、蒜蓉蒸帶子和芋頭扣肉、油菜等,火路十足,啖啖上鮮,食得份外滋味,美酒佳餚,埋單都是九佰元。另揀手買來的各樣合共三千多,每人一份平分都是四佰大元,大件夾抵食,正! 

吃得飽飽準備回程乘船返市區,可惜九時零五分的渡輪因已滿座提早了五分鐘開出,部份候船的年青遊人望著剛開走的船興嘆,發出噓聲,喧嘩呼叫。送船尾很不是味兒,我們非常擔心要在寒風凜烈的晚上瑟縮在碼頭等上一小時四十分才有尾班渡輪。

幸好船公司的服務承諾最值得稱讚同嘉許。當他們知道有乘客未及上船,便立即從香港仔調派一艘「加班船」半小時內到達索罟灣碼頭接載滯留乘客,據悉平時星期一至六(星期日及公眾假期除外)是沒有「加班船」的。徐徐開來的「加班船」更令我們和在場一班中外遊客雀躍、歡呼同拍掌,因滯留碼頭的乘客只有拾數人,開來的船隻竟是一艘雙層高速雙體船,座位不少於二佰個,比起先前開出的定期班次又大又快又舒適,接上滯留乘客後隨即開返中環市區。

Picture
參考圖片:Hong  Kong & Kowloon Ferry Ltd

emotion

 


周周 | 3rd Nov 2008, 23:56 | 健康常識 | (3001 Reads)

肺病有很多種類,一般人所知有肺炎、肺癆、肺癌、肺結核、肺積水等。醫學上就分兩大類:阻塞性肺病和限制性肺疾病,包括脊柱胸廓外傷、畸形、氣胸、胸腔積液、黏連性胸膜炎、縱隔忍性炎症和腫瘤,神經肌肉病變,肺水腫、肺炎性突變及肺纖維化等。從解剖學上可分為: 上呼吸道疾病,下呼吸道疾病;肺間質疾病 (包括藥物誘發、自體免疫、高過敏性、遺傳性和放射性等疾病) 及血管性肺病 (包括心肌梗塞,肺動脈高血壓、血管炎、肺出血症候群,急性肺損傷、全身性疾病之肺表癥、肋膜疾病、先天性異常、睡眠障礙等)。

日前有「中文歌唱片騎師鼻祖」之稱陳任先生就因肺癌引致肺炎併發症病逝,據說陳任先生在臨終前透露世事有好多是人控制不了的,就如想自主呼吸就不能辦得到。這是真的,當肺功能減退時,便會出現氣喘、呼吸困難、胸痛、胸悶、咳嗽、心悸、心跳加速、坐立不安暈厥或休克等痛苦狀況,那時就要倚賴呼吸機。有年我還未知自己得了「肺動脈栓塞症」(Pulmonary embolism)時,就經常出現這樣突然不能自然呼吸之情況,幸好及時確診並帶上吸氧機協助呼吸,否則便會危及性命。

肺和心臟同樣都有血管動脈,心臟病冠心病可用導管插入心臟,俗稱「通波仔」,窺探或在三條主動脈內植入支架,以便擴張阻塞血管,都是小手術,第二日便可出院;就算「搭橋」來再造血管,讓血液繞道流通,徹底解決心肌缺血及心衰竭情況。而肺動脈則非同小可,比心臟血管多很多,成千上萬難以統計,只能用藥物治療、化療、電療及放射性治療。像我的例子嚴重時也可以用下腔靜脈過濾器手術阻擋血液栓子。由於來自下肢或盆腔的血液栓子可以通過下腔靜脈進入肺動脈,導致發生可能致命的肺動脈栓塞(PE)。所以經皮膚將一個濾器放入下腔靜脈,阻擋大的血液栓子進入肺動脈。

病即使可怕,人最大希望就是身體健康,可惜人根本不能預期明日以後的身體狀況,隨時接受病魔來襲。最難過的是忍受病痛,它限制著我們不能過如常生活,它令我們放棄很多。本來一邊沈醉輕歌樂韻,一邊想著什麼好題材寫作,就是那可怕的急遽的肺病帶走了一個能播好歌舊歌的節目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