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周周 | 29th Dec 2009, 20:20 | 心情小站 | (50 Reads)

星期天和媽媽弟弟吵咀,他們同一陣線,為的是家中小事一樁。大家意見不合,齟齬時生,互不退讓,造成了兩日來冷戰。

年尾流流,幸宜辦好母親壽筵兩星期,否則...。還有兩天新年來臨,我的開心月份快到,可是這場冷戰仍會持續下去,直至現在這刻似乎看不出一點轉轘餘地。

說好說歹打動不了媽媽的心,她如常為家人做飯做菜,卻不肯和我說半句話。不時聽見她發晦氣說什麼裝聾扮啞,免得勞氣傷神。

總算還好的是只對我板臉而已,家中其他成員都能談笑如常。其他家人或多或少都會站在她們那邊,因此我閒時只有和老父說笑。可憐老父不解溫柔,因此經常被老媽當作出氣袋。

雖然只是一對二,但今趟之關係錯對很複雜,年終將盡時日無多已夠我受矣。

 

emotion


周周 | 26th Dec 2009, 13:13 | 生活小節 | (51 Reads)

最惹笑的笑料就是有人重提你平日做了一些大懵事情,事無大小,經常當笑話來說,令大家捧腹大笑,笑完再笑,會心微笑。

昨晚聖誕夜同老人家到酒樓用膳,飯後百無聊賴,便拿平日遭遇懵事、傻事、蠢事來說笑,讓一家人開心笑笑。

話說有日天氣凍,母親找件羽戎來穿,跟著發脾氣四處尋找什麼,不斷開櫃門,不停趟櫃桶,還不停罵。爸立即問她找什麼,她很勞氣說想找羽戎帽;爸即刻說「你頂帽明明掛在你件羽戎後面嘛」!原來這頂帽只扣上一粒鈕吊著羽戎衫領後面,連老媽自己也不以為意。

有次老爸在「大家樂」吃完飯發覺所戴金錶不翼而飛,其間不斷想會在那處失掉。當除下頭頂絨帽之際,一隻重甸甸金錶從天而降;原來老人家習慣出門前將要帶出街東西通通放在倒轉的帽裡,出門時便不會忘記。怎知他執漏這隻錶,還好整齊將帽子戴到頭上,連這隻重甸甸金錶壓在頭上也懵然不知,未上心頭,還行了很長的路,吃完一頓飯後才發現這種「瘀」事。

講開老爸實在有很多次惹笑趣事,跟最近高錕老人痴呆困擾事件實在不遑多讓。著錯襪 (顛倒黑白),著錯鞋 (左右掉轉),摺起褲腳 (一高一低),還要返抵家門才由老伴發現。

莫說老父母年紀大經常遺忘,其實自己也時常容易忘事、失憶。有次返到公司才醒悟離家時可能忘記關上閘門,由於大清早關係很不情願去致電擾家人清夢。

又有次和人嘈吵,幾乎大打出手。激動間忽然腦海中一片空白,霎那間幾分鐘前事情竟忘得一乾二淨,若無其事傻頭傻腦不再理會就各走各路,事後想起也不知到底是什麼回事。


周周 | 25th Dec 2009, 00:10 | 閒情日誌 | (72 Reads)

Picture

朋友生日,買份小禮物送給他(她)們。父母壽晨,幾兄弟姊妹夾錢請席酒,訂一個壽包花款生日蛋糕,或與父母吃一頓自助餐,又或包一席齋菜為他們賀壽。如果是自己生日,當天早上父母會給我一對紅封包 (紅衫魚),紅雞蛋和為我準備一個生日蛋糕。網友、朋友只會留言或說聲祝賀和祝福,從來不會有禮物收。弟妹更甚,什麼也沒有,有時剛巧碰到他們回來才一起與父母品嚐生日蛋糕滋味。

 

 (閱讀全文)

周周 | 19th Dec 2009, 19:04 | 生活小節 | (56 Reads)

只消半個小時就裝好了BB100,上網很快,上下載100MB檔案超快,比起8Mpbs全座所有人一齊共用實在非常理想,繁忙時間又沒再受塞車之苦,最愛重溫電台音樂節目「胡老歌」都沒停頓過,十分暢順,抵讚;就算兩年合約後要付足全費298元都是值得。

生活上多了色彩,不只快人一步,更易理想達到。原以為要鑽牆拖明線,實有礙觀瞻。師父仔一來到二話不說便從管道駁線,借用我的護髮素、穩紮高凳,再伸入管道拉線,爬高落低,很快便大功告成。無須在電腦和路由器上做設定,馬上到網絡各測試網站試驗它「不知幾快」的速度。

不過最麻煩就要草擬一份註消先前8Mbps寬頻公司書面信,還要等足一個月時間和可能要多付個半月寬頻費用,否則「小氣鬼」便會乘機以『不足一個月取消』來加收一大筆其它什項費用。


周周 | 18th Dec 2009, 18:30 | 閒情日誌 | (69 Reads)

「覺非」網友在留言薄上一句「天氣又凍番,周周要小心身體!多穿衣服呀!」(暖在心中,人間有情)。這才發覺我連日來晚晚參與很多飲宴場合已多天沒有正正經經上網、看網誌。今日始重返網上覆電郵,看留言,看到眾網友已寫了很多篇文章。

天氣實在太冷,以往香港冬天都是凍兩三日就停了下來,隨後又會回升一些,歇一歇才又凍過。但這個星期開始一日凍過一日,天文台預計明後兩日清晨市區氣溫徘徊十度左右,新界又會再低一兩度。我們住新界,即是未來兩天就只有八、九度。

我一向怕冷,冬天手腳易冰凍,無論穿幾多件厚衫厚襪也不能保暖手腳,像冷血一樣。所以當氣溫驟跌至十六、七、八度我已多穿了厚衫,十三、四、五度已天蠶衣打底,今天已背起半身羽戎外套,明天溫度更低肯定要穿長身羽戎大褸+天蠶衣和戴手套。這幾年血稠血栓已使我不能夠穿厚襪長襪,因會緊箍小腿,形成像蓮藕般一環一節水腫;穿短襪卻又不能保暖雙腳,唯有穿Gotex防水保暖爬山鞋。

所以最討厭寒冷天氣,人人著到肥腫難分。戴「披」穿靚衫是遮掩美麗身裁罪魁,怕冷又毛衣又冷衫又大褸就像重重裹屍布包藏著瘸爛肉身,一點美感也沒有。萬一著涼又會惹起喉痛咳嗽,傷風感冒,抵抗力不好的話,更容易感染豬流感,冬天實在不好過。


周周 | 11th Dec 2009, 20:26 | 心情小站 | (80 Reads)

每朝大清早習慣起床梳洗完後,必返回房間摺疊亂七八槽被枕。正當揭起棉被,手中頓感應棉被還存有點兒溫熱,霎時感覺在這數拾年間,母親給予我們至高無尚護蔭,使我們成長,讓我們享受溫飽,家庭暖意,融洽祥和。

從小到大,每一個細節,每一樣大事,傳到母親手中所有東西都變得很容易,可以說是有著落,不必擔心惶恐。數拾個寒暑,在母親的統領底下,我們被受呵護。當年初中時環境不好,讀書又不上進,父親要我放棄學業做學徒幫家。幸好母親強橫堅持,無論多辛苦,捱更抵夜,兼任多職,也要所有兒女完成學業,方便日後尋得一份好工。很多謝母親扶持,豈碼我們兄弟姊妹每人都有自信,有理想出路。

今早出門前母親被父親起床聲驚醒,母親默默看著我離開,還說原來我這麼早便要上班去,臨行前叮囑我多穿衣服,以免著涼。兒女夜未歸,母親不敢睡著,徹夜盼望,待全部歸來鎖好門才能安心入睡。

昨年母親八十大壽,我們以華人做大壽習俗,男齊頭女出一,想在今年才設席宴請親朋。可是母親力拒,說今年經濟不好,不如儲多個錢傍身;況且她的老鄉親朋大多垂垂老人,行動很不方便,自己一家人開開心心歡聚慶祝便足夠,何必要打擾他人。

早幾年父親八十壽筵,母親也親力親為,一切打點,買金器回贈給兒女,招待親朋戚友,處事大方,做到最好。如今卻連自己大壽也要低調從簡,完全只為家庭設想,卜心卜命,盡心盡力,侍俸至大,從沒怨言,從不理會她亦是一家人。有日我月尾給「家用」,只是數千元,她立即說,不是「家用」,只是幫助我們打點一切而已。說到此,我紅了眼,未至嗚咽,已無言.........。

 


周周 | 8th Dec 2009, 19:19 | 大城小鏡 | (49 Reads)

今早路經一間寫字樓,甫入門口便聽到三位樣子賢淑、斯文OL你一言我一語大鬧「有線」,首先A君話《我想轉用其他網絡,對「有線」甚為不滿》,B君反應很大的說《早就要走啦!他們服務很差,正「仆X」(下刪數拾字)........》,C君一面工作一面幫B君口游說A君「轉線」。

我上一篇文章正是寫「轉線」,聽罷她們一番話,感同身受,好想搭訕,無奈又要趕工。況且面對三個女人一個墟,吱吱喳喳,實在吵耳得很,只顧咀藐藐陰陰笑著離開矣。

下星期趁著週末預約技術員來攪bb,希望試玩100MB,比起「有線」是否真的好很快。其實我不計較價錢平貴,最主要是一個「快」字,不塞車,不窒礙,不停頓。搭地鐵貴過搭巴士,但搶回不少時間。由馬鞍山搭鐵路去天水圍都是一句鐘,由東至西成U型繞過新界-九龍-新界;如果搭巴士,又要轉幾次車,差不多要用兩倍時間才到,時間就是金錢。

據bb裝線一貫設定,門外是暗線,室內會走明線。明線有遺家中各類暗藏管線裝飾,牆角彎位拖出一條電線確是大煞風景。不同「有線」只接駁牆身天線位便可,又要快又要靚新網絡公司想打入屋苑新設備住戶實在很難做到兩全其美,所以忍辱多年不轉不改就是這種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