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周周 | 20th Dec 2008, 00:20 | 大城小鏡 | (89 Reads)

上下班,行街街,一出門便可看透人世間眾生相,光怪陸離,饒有趣味。

晨早出門,第一眼見到就是守大閘的看更阿叔,獨自一人半夜三更坐到大天光,幸好天未光大清早便有很多公公婆婆出門晨運,未致於孤單寂莫通宵難熬。人人例必一句吽聲 (睡眼惺鬆喉痰未清)先向他點點頭說聲早。

冒著疾風龜縮勁走,沿著四面通風的走廊前往巴士站候車,每趟經過OK便利店門口的報紙架,總有幾個同村人和等發車的巴士司機駐足窺看三份大報的頭條大標題,看一看便知今日茶餘飯後會有什麼話題撮要論敘。

到了巴士站頭必見有巴士司機正在吞雲吐霧,吸食香煙,煙霧四散,查實臭氣難當。我和幾個乘客站得遠遠等待那位司機先生啜完致癌物質後,一眾乘客才移向車前魚貫上車。我專揀尾排窗口位,看著每一個見慣見熟的「常客」找回自己慣常的「專」座。

去鑽石山接更的「的士大哥」實坐左面中間的窗口位,每日坐前時必先用手「彭」、「彭」聲地拍打幾次椅子上的塵埃。

到新蒲崗上班的男人坐在我前面隔兩行近通道旁邊的位置,一坐下就戴起黑風衣的尖帽,雙手掩著整張臉企圖遮擋車廂頂的燈光乍睡;想想其他搭客一入來必然一臉驚惶,以為看到一隻無面無眼耳口鼻的鬼魅。

巴士一到達黃大仙巴士總站,幾拾個睡眼濛籠、步履不穩、高矮肥瘦、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各式「人樣」便會跌跌撞撞、匆匆忙忙的從上下層鑽出來,衝、趕、湧,半跑、半跳地「逃出」車廂。

進入港鐵黃大仙站,幾個老人正徘徊入口處等待個別想做好心的乘客幫他們「竊」取車站的免費報紙出去變賣。

三五七個日日都是搭同一班列車的乘客霸著主要門口中間位置,候列車一開門便能即刻衝入車廂中找空凳;搶到座位者一臉得世不饒人不可一世乞乞地奸笑,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則濃口濃面眼望望咀藐藐站在車門通道防礙其他乘客上落。

有部份不道德的乘客撐開雙臂攤開報紙更撓起二郎腿一人獨佔個半座位,令到有需要想坐下的乘客不好意思說出口。

列車到了某個大站很多乘客從車尾遠處忽左忽右地穿插人群快步走到較有利位置的門口,以便選擇先行一步「豁出」車站。

終結的來臨總是溫馨,戀戀人間,依依不捨。兩王一后,二夫侍一女,姣婆遇著肥瘦老狗公;打情罵俏,貼身、借勢,意圖或企圖上下其手,恰似此生不相往還一去不會回頭。

每日就像翻揭一本相薄,開心、得意、時間、場合,人生百態、人性險詐、人情冷暖,看完又看,不斷地重覆,不斷地巧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