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周周 | 15th Sep 2009, 19:19 | 心情小站 | (24 Reads)

每日朝七晚三,今次打風算有著數,只返工半天,食晏一粒鐘,游游閒又到三點。

晨早五點起床,天文台斷定早上十時左右會除下八號風球;想睡多兩個鐘仍心掛掛,怎也睡不著。輾轉起床,又無所事事,吃了四度半「老鼠藥」兩個小時後胡亂食少少早點 ( 維他奶一包加四塊檸檬夾心餅 )。到了九時一刻已急不及待出門,趁未下八號風球便提早乘車,避免全世界一齊上班迫車就會很徬徨。

正午天氣仍放晴,心情特別輕鬆,吃午飯不像平時工作天要排隊候位,吃得很慫容。午間過後,陰霾密佈,不時下大雨,下班途中先乘大巴後轉小巴,甫下大巴便匆匆迎上小巴,一個不留神給地上雲石面積聚的一灘水滑倒,四腳朝天整個人向右側身躺臥地上。壹秒...兩秒之後才有意識奮力爬起來,拍拍腿部臀部位置感到隱隱痛楚,褲管右面更濕了一大片。管它什麼,若無其事昂首闊步上了小巴再說。

褲子很濕,很多水,冷冷的,心想有什麼大問題,頂多入急症室又可得幾日病假,左顧右盼完全沒有流血污跡可尋。忽有一雜念,以往已不知多少次仆街、跌倒、撞頭、跣腳,四腳朝天後仍然爬得起身站立起來,無腫無表面損傷,跌都沒事,又要捱痛返工,莫非「真是天冇眼」。

說也奇怪,每趟唸著這五個字,一次、兩次.....,天上必定突然晌起一陣細悶雷聲。雖然天文台早已發出雷暴警告,但整個下午根本沒閃電打雷,只是落了好幾場大雨。然而每當我雜念迭起,胡思亂想時候總會聽到霎那微小悶聲雷晌,世事又會是這麼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