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周周 | 10th Mar 2019, 16:13 | 回憶錄 | (55 Reads)

夢!晚晚都發,還很驚慄、很緊張,驚醒時一臉惶恐,慌亂,未落床仍胡思亂想,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梳洗過後,思潮便會一掃而空,夢境記憶通通忘掉,想也想不出來。記憶中,多數發夢是返工就過了鐘才起床,頻頻撲撲心情緊張得東拉西扯還未能出門口趕搭車;有時返到工作地點又要趕時間趕作業趕出街,總之心情激昂緊接著致心緒不安。很奇怪,往往去到夢境尾聲心情最忐忑不安時自己又會想希望這是發夢,內心鬥爭希望真的不是真實,不是事實,應該是發夢。有時在夢中想下想下便會突然驚醒,原來真的是南柯一夢。心情大喜,回到人間,之前一切不安、思緒不寧全然煙消雲散

前晚發那個噩夢卻很離奇很不可思議,夢醒時那一舜間立刻思索重組夢裡情境,好像很有條絮,由頭至尾一步步將未忘掉片斷記憶連合一起,達至七八成滿意後才下床梳洗。

『夢境開始在西灣國家醫院覆診,抽血時護士寫張紙要我去第二個地點抽血,我猛以為在同一個地方而不同房間候診,等了良久,仍未叫我的籌號,正納悶之際再看清紙上名稱才發覺紙上面有個圓形蓋印,一粒紅色星星下部印著「乍得」醫院,乍得?當然不是外國,在香港醫療應該是在香港,但在那?印像中從未聽過。

在夢中心情也隨即緊張起來,要去那裡呢?馬上行去問一個似大媽款女護士,她叫我落樓行過去隔離見到有張毛澤東大頭圖像附近去問一問就知有什麼車前往云。於是我拿住大背包一大疊覆診紙傻兮兮地走過去,落到樓下,東南西北往那裡走呢?時間傖悴,從沒想到要返回醫院再問職員,卒知見後方有間頗舊一眼看出疑是裕華國貨公司那個方向走過去,但掛牆全部都是文革時代樣辦大頭像,就找不到毛像大頭,都不理了,逢人便問「乍得」醫院在那?搭什麼車?怎麼去?人人都耍手擰頭,無一個人能夠答得出,只有個老伯遞上咭片予我參考。

情急之下胡亂跑到樓上一間影相舖問人,裡面店員好聲好氣話不知,叫我自己打電話去問,於是無可奈何獨自站在樓梯轉角處打覆診紙上的電話號碼,一共五個,記得有些是醫生電話,有的是診療所電話,有的是什麼化驗所等等,一個又一個地打,打出去的電話完全無回聲,全都是空號。心情很煩燥,情緒很不安,影相舖有個四眼佬走出來自稱老闆說他已幫我找出路線但要到裕民坊轉車去的,更要陪我一起搭的士去找「乍得」醫院。

夢境裡頭細節我十分有印像,記得該四眼影相舖老闆行我前面,落到樓下,我背著大背包,手拿大疊覆診紙已沒手拉開度鐵閘,他幫到無幫,他自己穿過閘門走了出去,我要好困難靠手臂將鐵閘趟開些才能攝身過去。

出到大街,見有紅的(現代車款),想截時發覺後座有人,當然沒停給我。後面就有架綠的開過來,我們當然一遞手它便馬上駛過來,毫不猶疑立刻上車,司機問我們去哪?我話要去裕民坊,他再問行西隧定東隧,我話行西隧,影相老闆話行東隧,但我堅持話要快要行西隧,行東隧會塞車過到去都天黑難找路。

去到裕民坊,接近天黑時份,但我們亦未能找到其它車輛轉車前往路線。再問街坊,聽說好久好久以前確有一些小巴開上去,路難行,話要翻山越嶺過水潭云。四眼佬老闆叫我挪張之前有人給過我的咭片看清楚細節,我看到舊色澤咭片背後印著1917,不知是否年份抑或什麼?』

這時忽然如夢乍醒,驚覺又是一場疑幻似真夢回境況。

 

 

 

 


[2]

都記得好清楚噃!
時光倒流一世紀,精彩!

Hipposisi
[引用] | 作者 Hipposisi | 11th Mar 2019 11:22 | [舉報垃圾留言]

一驚醒趁未落床還有記憶就重組案情便會記得很多。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周周 | 11th Mar 2019 19:31

[1]

夢故事特別有趣,像奇幻電影。


[引用] | 作者 嚴明 | 11th Mar 2019 09:20 | [舉報垃圾留言]

最記得清楚呢個,好似好有條理一環扣一環好緊湊。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周周 | 11th Mar 2019 19:33